To view articles in English only, click HERE. 日本語投稿のみを表示する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点击此处观看中文稿件한국어 투고 Follow Twitter ツイッターは@PeacePhilosophy and Facebook ★投稿内に断り書きがない限り、当サイトの記事の転載は許可が必要です。info@peacephilosophy.com までご連絡ください。

Wednesday, February 06, 2013

安倍晋三 - 极右历史窜改主义者是世界和平的最大敌人 「成澤宗男: 安倍晋三と極右歴史修正主義者は、世界の敵である」中国語版

1月2日投稿記事「成澤宗男: 安倍晋三と極右歴史修正主義者は、世界の敵である」の中国語版を紹介します。

日本語版 「成澤宗男: 安倍晋三と極右歴史修正主義者は、世界の敵である」
English Version: Abe Shinzo, a Far-Right Denier of History
한국어:  아베 신조와 극우 역사수정주의자는 세계의 적이다



安倍晋 - 极右历史窜改主义者是世界和平的最大敌人

《星期五周刊》企划委员 成泽宗男

翻译:吴兆炜、张晨阳、郑媛
 

201312

 
序言    

201212月,迎来了南京大屠杀75周年纪念,不少日本人想把这一恐怖事件的记忆深深地刻在历史长河之中,他们要还原这段残酷历史的真相,让更多人聆听到当年那些被遗忘受害者的悲鸣,让日本不再与他国烽烟再起,以共创东亚和平。可是,对於怀抱这种信念的日本人来说,他们此刻正面临着极大而沉重的挑战。 

去年1216日日本举行大选,在2009年全国大选中落败的日本自由民主党在大选中获压倒性胜利,再次成为执政党。而這次当选日本首相的不是别人,居然是极右历史窜改主义者安倍晋三。这样的政府选举结果已不仅仅是关乎日本利益那么简单了。 

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自民党自始至终都是极右历史窜改主义者的大本营。尽管中国、韩国、北朝鲜等国家对当年日军侵害仍然记忆犹新,自民党却认为那段貌似曾经有过的记忆”并非事实,说那些想要唤起日本当年记忆的国家,以及要求日本正视历史的邻国的呼声不过是寻衅诽谤;倾听他们的声音与自虐行为无异作为自民党党领,安倍晋三就是倡议此论点的表表者。 

日本19519月通过签订三藩市和约後重返国际社会。对于二战期间受到日本侵害的亚洲诸国来说,容许日本重返国际社会的大前提是,日本必须与往日的大日本帝国决裂,且对于自己作为加害国的所作所为要诚心忏悔德国在二战战败後痛改前非,与纳粹主义决裂,并对大屠杀中遇难的犹太人忏悔。日本却完全不是这回事,由右翼的自民党执政。作为历史窜改主义者据点的自民党,对二战期间日军残酷杀害邻国军民的事实几十年来从未有过悔改之心。 

如果主张“德国人从没有屠杀过犹太人”的政治家成了德国首相,这样荒唐的事恐怕世人难以想象吧。但在南京大屠杀事件发生75年后的今天,世人看到的是:日本的新首相是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窜改主义者,是一名极端的右翼份子。 

因此,千千万万在日军军刀下牺牲的无辜百姓、那些暴行目击者、那些幸存者和依然健在的亚洲各国人民、以及那些生活在北美或其他国家的亚裔人民,对于这个日本首相,他们有权再次质问他:“你认为南京大屠杀是虚构的吗?”“你承认日本侵略邻国的历史事实吗?” 

特别是对于韩国,北朝鲜以及世界上的韩国人和朝鲜人来说,当务之急是要质问安倍晋三,他怎样看待当年日本帝国亲手犯下与南京大屠杀同样残忍无耻的罪行,随军“慰安妇”的问题。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位首相至今还是执着地要从日本学校教科书及课堂上删除关于随军慰安妇的描述。 

日本二战後被国际社会接纳至今61年,但是只要像安倍这样的人一天当日本首相,令人质疑日本究竟是否真的有资格成为国际社会一员。提出这个质疑的任务和责任首先应由日本人承担。同时,以亚洲为首的世界各国人民也有权作出同样质疑。
 

1. 谁是安倍晋三 

安倍在自民党的从政经也算很特别。此人曾担任过外务大臣等重要职位,并籍着其父是自民党总裁候补者之一的安倍晋太郎的余荫,1993年首次当选众议院议员,之後一直在党内主张极右政策,从而爬到现在的地位。下面将扼要介绍安倍在日本政坛的右倾言行及立场。

安倍19938月当选议员,成为了自民党的“历史检讨委员会”委员。这个“委员会”召集右派学者进行过20次左右的会谈,又将讨论内容整理成册,在1995815日(日本战败纪念日)上出版了名为《大东亚战争的总括》的书。其中写着:

大东亚战争(亚洲太平洋战争)不是侵略战争,而是自卫战争,是解放亚洲的战争。

南京大屠杀,慰安妇等对他国的加害是捏造的,日本没有犯任何战争罪行。也没有任何加害责任。

日本教科书上记载有关侵略及残害别国军民的历史根本就没有发生过,所以有必要发起新教科书之战”。这次当选日本首相的安倍晋三,在坚决否认日本二战期间所犯罪行的观点与此书完全一致。
 
19958月是日本二战战败50周年,日本国会决定对侵华战争进行反省,而“历史检讨委员会”成员坚决反对这项决议,并在199412月结成了右派的“战争结束50周年国会议员联盟”,安倍被选为此联盟的副秘书长。这个议员联盟又和以神道系为中心的极右宗教集团联合,设立了“战后50周年国民运动执行委员会”,通过日本不是侵略国家”“对战争反省的决议持反对态度” 等决议,该委员会并在全国26个县议会和90个市议会上通过这些决议。 

这类党内右派议员在19966月,结成了“公正的日本·国会议员联盟”,目的主要在于攻击历史教科书,安倍则成为了这个联盟的副秘书长。接着,安倍又担任了在19972月特设的专门攻击历史教科书的“考虑日本的前途和历史教育的年轻议员团体”的秘书长。团体2004年易名为"考虑日本前途和历史教育的议员团体"

安倍经常站在这样的右翼团体中的前列,为了能把从军“慰安妇”和南京大屠杀的描述从历史教科书上删除而到处奔走,他认为慰安妇”只是一般妓女而已。他不仅向文部省的官员施压,要求他们进行教科书鉴定,还对教科书出版公司的总经理,教科书编写人员施加,企图删除侵略战争和随军“慰安妇”等内容,他认为这些都是歪曲史实。

2001130日,安倍还是副官房长官时,他介入了日本广播协会(即日语的日本放送协会)NHK要播放有关随军“慰安妇”的部分,他谴责NHK的放送总局局长说“那是残忍又差劲的内容”;“请制作出公平,客观的电视节目”;“如果做不到那样的话就干脆放弃制作吧”。

200012月在东京举行的“女性国际战犯法庭”席上认定的日军强奸和慰安妇制度构成了违反人道罪,并判决责任在于日本和昭和天皇,由於安倍等右翼人士施压,这部分的罪状在NHK节目中全被删除。 
 

2. 安倍对《河野谈话》的攻击 

日本首相宫泽喜一199384發表《慰安妇事件调查结果后发表的河野内阁官房长官谈》世称《河野谈话》,其内容如下: 

调查结果表明,慰安所曾经大范围并且长期地运营,大量慰安妇的存在是毋庸置疑的,慰安所鉴于当时军事当局的要求‘被设立经营’。慰安所的设置,管理以及慰安妇的转移,当时的日本军队都有直接或间接的参与。征募‘慰安妇’主要由私营招募者针对该军事请求而采取行动。大多数情况下,募集慰安妇是通过哄骗,胁迫等违背妇女意愿等手段完成。有时候,行政/军事人员甚至直接参与招募。在慰安所这样强制的环境下生活,实在凄惨。” 

针对这份《河野谈话》,来自自民党的攻击中最猛烈的便是安倍晋三。

安倍与思考日本未来和历史教育的年轻议员议会”,要求河野出席会议,质疑《河野谈话》中所说慰安妇”强制性”,但河野坚持自己见解。1997527日在日本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中,安倍晋三再次提出,没有必要专门在教科书中描述慰安妇的强制性”因为没有文件能够验证此说。

2004614日,在安倍还是自民党秘书长的时候,在“思考日本的未来和历史教育的年轻议员议会”的研讨会上无视《河野谈话》,并断言“随军慰安妇是没有史实依据的”“要文部省积极进行改善教科书的行动,意即删除有关随军“慰安妇”的内容)
 

3. 首相期间表现口是心非 

安倍于2006926日当选日本首相。但是作为国家首相,以前一贯的极右历史窜改主义者的姿态让他开始就举步为艰。这种姿态即使在自民党党内或者日本国内可被容忍,但在国际社会上却惹来大量反感和敌意,特别让安倍尴尬的是有关随军“慰安妇”问题。

2006104日,在日本众议院全体会议上,安倍发言:“政府的基本立场是建立在河野谈话上的”。对此曾经支持过安倍的右翼势力开始对安倍进行批判,200735日的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安倍再一次讲话表明:“政府会继续遵循河野谈话的主旨”,然而却补充表示“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所谓强迫行为的发生,狭义的强迫,如当局强闯民宅,像绑架一般掠走妇女的说法都是无证据的。安倍还建议河野谈话中‘强迫性’的部分应该被修改。

2007131日,美国众议院议会上,民主党众议员迈克本田提出了《呼吁日本政府“正式对“慰安妇”道歉》的议案时,安倍则表示“即使议案被通过也不打算道歉,他反复强调说“没有证据证实所谓日本士兵绑架以及强迫妇女这种“狭义的强迫性”的说法。”即便《河野谈话》本身是以政府的名义对“所有忍受着身心上无法治癒的伤口的折磨,并遭受无尽痛苦的慰安妇致以挚诚的歉意和悔恨。安倍这种说法意味着这些慰安妇其实是自愿为日本士兵提供性服务的。这一言论遭到了美国各大报社包括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和波士顿环球报的强烈批评。

由此安倍不能够再忽略特别是那些来自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外界评论。英国广播公司于2007427日报道,安倍出访美国,在卫营与美国总统布什的一次会议中曾表示,“我对于他们(受害妇女)被迫生活在这样极其痛苦的环境下,感到非常抱歉。”美国的《新闻周刊》在430日,刊登了安倍访美时对他的采访,安倍表示我们对于在战争年代曾经强迫妇女作为慰安妇去忍受艰难和痛苦是要负一定责任的。”在此处,他明显承认了慰安妇问题涉及的强迫性行为,与此前的激烈狡辩相对应,揭露了他口是心非的本质。
 

4.再露獠牙 

2007912日,安倍在国会发表了施政演说后,本应在当天接受各党派代表提问,却突然抛出政权,演出了一场前所未闻的丑态百出的辞职秀。当时各方批评他此举极不负责任。但日本国民健忘的性格,2012926日,安倍再次被选为自民党总裁。自此之后,安倍仿佛是为了挽回本身声誉和事业,再次发表了更加强硬的右倾言论。因为上次当首相时,他让保守派和右翼分子失望,并得了失败的历史窜改主义者的恶名。

名古屋市长河村在2012220日,与中国共产党南京市委员会的干部会面时,由于发表不存在南京大屠杀事件的言论而引起舆论的巨大反响。对此,右翼势力在36日,在东京都内召开了以支持河村发言’- 打倒虚构的南京大屠杀’”为题的紧急国民集会,安倍发送了支持河村的信息。更有甚者,在同年83日和924日,素有右翼势力喉舌报之称的《产经新闻》也登载了支持名古屋市长河村南京发言的广告,而安倍是主要声援者之一。

虽然安倍在从前当首相时曾明确表示过自己要继承《河野谈话》,但在2012828日接受《产经新闻》的访问中,却态度一转,表示如果自民党重新执政,有必要重新审视《河野谈话》,并需发表政府新的“观点”。重新审视”的还包括了:

1982826日,宫泽喜一官房长官在《宫泽谈话》中发表的有关历史教科书的审核原则,当中确定处理与亚洲诸邻国之间的近代历史事件必须从国际间的理解和国际合作的角度考虑”并考虑近邻诸国对教科书的批评

战败50年后的1995815日,村山富市首相发表的《村山谈话》。 

在《村山谈话》中表明:我们的国家,在不久前的一段时间里,由于制定了错误的国策,使国家步上了战争的道路,不仅使国民陷入了生死存亡的危机,更由于对殖民地的统治和侵略,带给了很多的国家,特别是亚洲各国人民以巨大的伤害和痛苦。为了避免以后发生错误,毫无疑问,我们应谦虚地接受历史事实,并再次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 

其实,在安倍从前当首相时,曾表明《村山谈话》是政府的官方意见”。

此外,安倍新内阁的菅义伟内阁官房长官在20121227日的记者发布会上,就《河野谈话》指示要重新“与专家学者进行研讨,要重视研讨的结果”。如此一来他在从前的首相任期,曾经一度被官方认可的随军“慰安妇”带有“强制性”的问题很有可能被再度提起。菅义伟官房长官在此次发布会上,关于《村山谈话》的观点,虽然表示“考虑遵循历代内阁的立场”,但在3天后的1230日, 在安倍接受《产经新闻》的独家专访的时候,却回答说“《村山谈话》是社会党的首相村山富市首相的谈话。(自民党)要有符合21世纪未来志向的谈话”。安倍在《村山谈话》发表当时出言攻击,在2006年出任首相时,则表示遵循《村山谈话》,但在辞去首相一职之后又公开发表要“重新审视”。现在于东山再起不到一周,他和他的内阁则发表了“遵循重新审视”的矛盾言论。

2012410日,自民党本部召开自民党的文化科学委员会”和“思考日本前途与历史议员联盟”的联合会议。文部省负责人应邀出席,讨论有关高中教科书鉴定。安倍指责对于随军“慰安妇”是“被动员”“被强迫”的记述,并责问“自己还是首相的时候,已经在国会上做出了不存在随军慰安妇是被强制随行的答辩,到底是什么时候做的更改?为什么要无视政府的官方言论?”同时对于“强制性”表示质疑。如果按照安倍对于随军“慰安妇”的记述,该教科书便成为“背离常识的教科书”(2011510日在东京都右翼分子召开的会议上有同样的发言)。在此会议上,自民党议员相继批判明明在初中学教科书已被删除关于随军慰安妇的描述,为何还保留在高中的教科书里?” 

其实安倍质疑明明在国会上做出了没有强制慰安妇的问题,究竟是什么时候改变的结论”的说法是毫无根据的。安倍所谓的从前首相任期时的答辩书,指的是2007316日内阁回应辻元清美众议院议员提出质问的答辩书。该答辩书却明言政府的基本立场是遵循《河野谈话》。 

在《河野谈话》中,“关于募集慰安妇,主要由接受军队要求的业者去进行,但是在进行募集的时候,业者用花言巧语或者威逼利诱的手段,在违反本人意志(迫受害妇女去当慰安妇)的例子却有很多,更有甚者,还有由官府直接施压的情况”“无论是通过募集,转移,管理,还是利用花言巧语进行哄骗强迫,都是违反了(受害妇女本人)的意志,承认了慰安妇的“强制性”。 

然而安倍在2007年出任首相时所作的答辩书中,却说因为“在政府发现的资料中,并没有关于由于军队或者官府发出的强制随行的记载”,这并不是故意与《河野谈话》有意见分歧。因为对于《河野谈话》进行总结归纳的是当时石原信雄副官房长官,他承认了以下事实: 

虽然最后我们在各种通告或者指令文书中,无法明确指正(慰安妇)有强制性的证据,但是实际上在根据我们向16名曾经被强迫当慰安妇的受害人进行取证调查的结果,无论从什么角度考虑,这种事实都不是被捏造出来的,毫无疑问是违反她们本人意志的强制行为”…“根据调查团的报告,作为政府,我们承认了其强制性”(引自亚洲女性基金口述历史项目小组的调查,200637日)。 

所以,安倍对于教科书中记载的“被动员”“被强迫”的记述表示愤怒的行为实在让人不可思议。不是通过“资料”证实,而是对被强迫成为随军“慰安妇”的受害女性自身进行的调查记述直接对于历史进行证实,没有任何可疑之处。而且包括安倍自身在内的历代内阁对于《河野谈话》发表的“遵循宣言也未曾改变过。难道安倍真的愚蠢到对于短短5年前自己表示遵循《河野谈话》的意思都不明白吗?

安倍在20121226日表新内阁成员名单,19名内阁成员中,其中9人是思考日本的前途和历史委员会的成员。该组织至今一直坚持策动从教科书中删除关于随军“慰安妇”,南京大屠杀等历史描述。其余包括安倍自己在内的13名阁员,则是日本会议国会议员恳谈会”的成员,该会与以神道势力为核心的日本最大的右翼团体“日本会议”关系密切。这些都明显看出安倍新内阁成員一面倒的极右背景。

在安倍任命的新内阁成员中,最需要严加警惕的是文化科学大臣下村博文。这个人不仅是“日本会议国会议员恳谈会”的秘书长,同时也是极右历史窜改主义者,与安倍一起一贯坚持对教科书的攻击。他在安倍再次出任自民党总裁之后不久新设的“教育复兴总部中担任总裁,在这次的总选举中制定了一系列措施,包括:

中止以自虐史观为基础的偏见教育。

废止《宫泽谈话》中关于教科书鉴定的顾及《近邻诸国条款》。

强化以爱国教育为主的《教育公约》。 

下村认为承认日本侵略历史,反省历史的行为是自虐史观”。今后,日本的历史教科书将被怎样窜改,必定会引起国内外注视。
 

5.今后世界应对日本警惕的理由

安倍这次再度出任首相,是否打算在日本国内就以极右历史窜改主义者的姿态出现,而到了美国又发表“表示深刻歉意”,“深感责任”等表里不一致言论的双面人手段呢。无论是日本国民还是全世界人民,都是绝对不能容忍这种口是心非行为的。 

2012828日,安倍在电视节目上,发表了“如果按照原样维持‘河野谈话’,则无法与韩国建立真正的友好关系”的言论。但是从韩国人的角度来说,像安倍这样的人如果成为首相,或者作为“强有力的政治家”,再加上由不知廉耻的自民党执政的话,根本不可能与日本建立真正友好关系”。其实不止韩国,其他亚洲各国应该坚持这个立场。 

再次严肃地向日本国内外人士提出这个问题:日本在安倍这个极右历史窜改者带领下,是否真正有资格成为国际社会负责任的一员。

现任文化科学省部长下村在2012312日与PA连锁酒店的掌权人谈话时表示:

“前安倍政府提出的《脱离战后体系》的主张,是要全面重新审视日本近现代史,包括东京审判史观、《河野谈话》和《村山谈话》。” 

这里说的东京审判史观虽然经常出现在安倍或者下村之类极右历史窜改主义者的嘴里,其实就是在194653日到19481112日在远东军事法庭上,对日本作为侵略国家进行的审判。他们认为这是战争的胜利者的审判,所以难以承认及不愿接受东京审判。 

但是三藩市和约的第11条中,规定了“日本国接受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日本国内以及国外其他联合国战争犯罪法庭的审判”。(Japan accepts the judgments of the International Military Tribunal for the Far East and of other Allied War Crimes Courts both within and outside Japan.)这里的“战争罪行毫无疑问指的就是对以中国为首的亚洲诸国的侵略。 

安倍和下村对于“东京审判史观”的重新审视,从理论上来说不仅是从政府的角度上宣布东京审判无效,也等同向在三藩市和约上署名的48个国家宣布毁约。这种行为不仅愚蠢,更让让人感到不可思议,让人无法理解安倍所代表的日本极右历史窜改主义者在国际社会中如何自圆其说。 

安倍及下村这些人顽固地不承认二战时日本的侵略史实,反而认为当时日本挥军侵略邻国,做成中国,韩国国家人民重大伤亡是自保及自卫战争”,并且批评承认这段历史事实为“自虐史观”。不仅如此,还固执地一直妨碍日本教科书描述随军“慰安妇”和南京大屠杀的事实。这种势力在日本再次掌权,对于日本的民主和在国际上的信誉来说,都是巨大的威胁。同时,这种行为也是对亚洲各国以及国际社会的挑战。 

对于极右历史窜改主义者发起的挑战,在全世界应一起反击,如果安倍踏出国门,不仅希望在各地组织抗议行动,同时也强烈希望在记者会上向安倍提出上述所列举的问题。这是让安倍认识到自己多么恬不知耻,同时他的作为是如何背离国际标准的有效方法。 

安倍所象征的日本极右历史窜改主义者和德国的纳粹分子一样,不仅是本国国民,也是全世界的共同敌人。

 

No comments: